北京醫藥集團教育培訓中心_醫學教育網

北京醫藥集團教育培訓中心_醫學教育網

http://www.fetchbus.com

菜單導航

成長煩惱如何解 浙江縣域醫療人才現狀調查

作者: 甘諾穎 發布時間: 2019年10月17日 11:05:32

  北藥集團10月17日訊 基層醫療衛生人才面臨“成長的煩惱”,這道由來已久的難題,是醫藥衛生體制改革不得不破的難點、堵點。

 

  《健康浙江2030行動綱要》明確,到2030年,健康服務更加公平、可及和優質。作為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先試先行省份,浙江將如何實現這一目標?基層力量不足和人民健康訴求日益增長這對矛盾如何破解?記者對此展開調查。

 

  人才困境怎樣改變

 

  擴招委培來“解渴”

 

  去年以來,縉云縣人民醫院黨委書記田偉作一直心存遺憾——一名年輕的皮膚科醫生在杭州規范化培訓期間,找到了新的工作,并向醫院提出離職。

 

  這件看似在基層醫院時有發生的“小事”,造成的影響卻很大。去年,醫院皮膚科僅有的一名醫生已到退休年紀,年輕醫生的突然離職,醫院管理層不得不讓老醫生返聘頂崗。

 

  醫院人事科科長趙巍略顯焦慮。除了皮膚科,該院放射科的診斷醫生和醫技人員也存在人手不足的情況,“醫學院校醫技專業畢業生本來就不多,大多數選擇留在省市大醫院,縣級醫院引才難度大,基層衛生院更是如此”。

 

  麗水市衛生健康委相關負責人也感受到醫療人才“成長的煩惱”。“一名年輕醫生讀完5年本科后,按照規定還需完成3年規范化培訓,也就是說,至少8年才能獨立開展臨床工作;而要想成長為主治、副主任醫師至少還需3年至5年。”他說,近年來,基層醫院一邊等著定向委培生、規培生,一邊需要耐心等待人才成長。景寧縣衛健局黨委委員湯陳新也有類似的感慨。

 

  人才渴望,如何紓解?調查中,基層醫院與各地衛生健康部門負責人均認為,需從源頭做起,保障人才供給。

 

 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“雙下沉”專家在景寧縣人民醫院坐診。。浙江新聞客戶端通訊員 陳樂冰 攝

 

  近年來,浙江鼓勵各大醫學院校擴大招生規模,人才培養力度逐漸加大。以溫州醫科大學為例,2017年時,計劃招收本??迫藬禐?047人,到今年,總招生人數已突破3300名,新增人數大多為基層醫院普遍緊缺的臨床醫學專業。

 

  查詢院校招生名錄可以發現,浙江大學醫學院、浙江中醫藥大學以及麗水學院等院校,招生人數也有不同程度增長。“只有把盤子做大,才能源源不斷向各地輸送醫療衛生人才,留在基層的人也會相應增加。”麗水市衛健委相關負責人說。

 

  此外,為改善醫療人才“下不去”“留不住”的問題,近年來,不少山區、海島縣與各大院校建立合作,完善校地共同培育機制,開展更加精準的定向人才培養計劃。

 

  據溫州醫科大學仁濟學院相關負責人介紹,早在2010年,他們就率先開展定向培養基層全科醫生工作。學生在入學前就與相關基層衛生部門簽訂協議,接受五年制本科的學習后,直接到當地醫療機構服務。兩年來,學院摸清基層衛生服務需求,確定了早臨床、多臨床的教學計劃。下一步,還需要增強畢業生赴基層就職的簽約履約率。

 

  數據顯示,今年,該院的招生已覆蓋46個縣(市、區),共招收499人。浙江全省定向培養名額已近千人。

 

  各地也紛紛出臺政策,如蒼南縣、文成縣規定“服務滿5年后,優秀的全科醫師可以選調至縣級醫院工作”,為定向委培生提供了充分的發展、晉升空間,畢業1年至2年后簽履約率上升至75%。

 

  就醫需求如何滿足

 

  各地頻繁出招留人

 

  基層衛生人才緊缺的顯現,還有另一層面的原因。

 

  據統計,浙江居民人均期望壽命從1949年的35歲提高到2018年的78.77歲,老百姓從過去的“有病才上醫院”逐漸變為“為了健康上醫院”。幾家基層醫院的數據足以說明這一轉變——

 

  從2012年到2018年,景寧縣人民醫院的門急診數由281836人次上升為420420人次,住院人次數由12607人次上升為16374人次;縉云縣人民醫院于2005年被評定為二級甲等醫院,業務量開始逐年上漲。2006年,門急診數和住院數分別為16萬人次、8486人次,到2018年,兩者分別上升為45萬人次、1.9萬人次。

 

本文地址:/zcfg/8250.html

請遵守互聯網相關規定,不要發布廣告和違法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