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醫藥集團教育培訓中心_醫學教育網

北京醫藥集團教育培訓中心_醫學教育網

http://www.fetchbus.com

菜單導航

東亞藥業政策趨嚴行業降溫銷量“不給力” 募投

作者: 甘諾穎 發布時間: 2019年11月17日 20:06:20

  自2012年以來,監管層發布了一系列“限抗令”管理辦法,抗生素的使用逐漸步入正軌。以抗菌類藥物為主營產品的浙江東亞藥業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東亞藥業”)“摩拳擦掌”準備上市,然而政策的趨嚴已成為其上市路上難以回避的問題。

  不僅如此,主營產品銷量“不給力”、行業或“降溫”、募投項目存“疑點”等問題,也如同懸在東亞藥業頭上的“達摩克利斯之劍”。

  毛利率低于同行 主營產品銷量不“給力”

  成立于1998年2月6日的東亞藥業,主要從事化學原料藥、醫藥中間體的研發、生產和銷售。

  近年來,東亞藥業的毛利率低于同行,且變動趨勢異于同行。

  2016-2018年,東亞藥業營業收入分別為6.84億元、7.29億元、8.57億元,2017-2018年營業收入分別同比增長6.49%、17.55%。

  2016-2018年,東亞藥業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0.67億元、0.56億元、1.09億元,2017-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-16.49%、96.15%。

  招股書顯示,2016-2018年,東亞藥業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2.8%、30.01%、32.8%。而同期,浙江九洲藥業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九洲藥業”)、浙江天宇藥業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天宇股份”)、江西富祥藥業股份有限公司、浙江奧翔藥業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奧翔藥業”)、江西同和藥業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同和藥業”),上述5家可比上市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別為40.21%、41.31%、37.4%??梢?,2016-2018年,東亞藥業毛利率低于同行,且變動趨勢異于同行。

  除毛利率外,東亞藥業主營產品的銷量表現同樣不“給力”。

  招股書顯示,東亞藥業主營產品涵蓋抗菌類藥物(β-內酰胺類抗菌藥物和喹諾酮類)、抗膽堿和合成解痙藥物、皮膚用抗真菌藥物等。

  在上述產品中,β-內酰胺類抗菌藥物是東亞藥業主營產品的重要組成部分,2016-2018年,該類藥物的銷售金額分別為4.56億元、5.1億元、6.28億元,占同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6.93%、70.73%、74.11%。而在β-內酰胺類抗菌藥物中,頭孢類藥物是其主要組成部分,同時也是東亞藥業所有產品品類中最主要的部分。

  不濟的是,2018年,在東亞藥業生產的5種頭孢類藥物,有3種的銷量出現了不同程度上的下滑。

  2016-2018年,頭孢克洛中間體的銷量分別為76.08噸、118.37噸、93.37噸;同期拉氧頭孢中間體的銷量分別為17.09噸、18.08噸、16.14噸;同期頭孢美唑鈉中間體的銷量分別為50.26噸、42.15噸、41.59噸。

  除β-內酰胺類抗菌藥物,另一類抗菌藥物,喹諾酮類抗菌藥物也是東亞藥業的主要產品。2016-2018年,其“貢獻”銷售額分別為5,881.75萬元、7,788.07萬元、5,540.63萬元,占同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.64%、10.81%、6.53%。然而2018年,東亞藥業生產的喹諾酮類抗菌藥物中的組成部分,銷量也出現“滑坡”。2016-2018年,左氧氟沙星原料藥的銷量分別為109.74噸、218.21噸、146.11噸,其產銷率分別為67.24%、121.8%、63.74%;同期氧氟沙星原料藥的銷量分別為127.44噸、78.74噸、64.51噸,其產銷率分別為99.14%、188.64%、96.93%。

  抗菌類藥物市場表現不“給力”,另一主營產品抗膽堿和合成解痙藥的銷量也不樂觀。

  招股書顯示,東亞藥業生產的抗膽堿和合成解痙藥,主要為馬來酸曲美布汀原料藥和中間體,2016-2018年,其銷售額分別為9,459.66萬元、8,990.85萬元、9,252.45萬元,同期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3.89%、12.48%、10.91%。2018年,馬來酸曲美布汀原料藥和中間體的銷售額較2017年有所增長,但是其銷量卻逐年下滑。2016-2018年,馬來酸曲美布汀原料藥和中間體的銷量分別為185.73噸、169.24噸、156.39噸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8年,包含上述產品在內的,東亞藥業的9種主要產品價格,較2016年均有大幅增長。而近年來,隨著監管層的一系列藥品價格調控政策實施,藥品整體的價格持續下降。

  政策趨嚴行業或“降溫” 可持續盈利能力存疑

  國內抗菌類藥物的前景并不樂觀。據醫政醫管局發布的《2016-2018年抗菌藥物管理和細菌耐藥現狀報告》(以下簡稱“現狀報告”),2011年以來,抗菌藥物收入占藥品總收入的比例呈下降趨勢。

  在住院患者人均抗菌藥物費用使用方面,2011-2017年,中心成員單位非手術組與手術組患者人均抗菌藥品費,均呈遞減趨勢。

  此外,2011年以來,中心成員單位住院患者抗菌藥物的使用率也明顯下降?,F狀報告進一步顯示,在具體抗菌藥物使用方面,2017年喹諾酮類藥物在消耗量和使用強度上位列第一,然而其中兩類代表藥物占總消耗量的比例較2016年有所下降。

  頭孢類藥物面臨同樣的情況。2017年,三代頭孢菌素類藥物在中心成員單位抗菌藥物使用總量中占12.9%,位列第二。然而較2011年以來,中心單位成員中三代頭孢菌素使用強度下降明顯。

  據現狀報告數據,在所有抗菌類藥物中,僅有碳青霉烯類抗菌藥物的使用強度持續增加,但也難逃近年來增速有所放緩的趨勢。

  而且,碳青霉烯類抗菌藥物在東亞藥業的業務構成中占比少。2016-2018年,東亞藥業碳青霉烯類藥物的代表藥物,美羅培南中間體和法羅培南中間體的合計銷售金額分別為1,939.2萬元、858.36萬元、2,515.37萬元,同期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的比重分別為2.85%、1.19%、2.96%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近年來抗菌類藥物的“降溫”或與行業政策的趨嚴有關。自2012年以來,監管層發布了一系列“限抗令”管理辦法。東亞藥業也表示,隨著“限抗令”的實施,頭孢菌素類藥物市場增速放緩。

  “雪上加霜”的是,2017年國內抗菌類藥物使用強度第一位、東亞藥業的主營產品之一喹諾酮類抗菌藥物,或會產生嚴重的不良反應。據藥監局藥品不良反應檢測中心信息,以左氧氟沙星和氧氟沙星為代表的氟喹諾酮類抗菌藥,會導致重癥肌無力加重、可能不可逆轉的周圍神經病變,以及影響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水平等風險。

  除了銷往國內市場,東亞藥業的產品也會外銷。然而2014年7月31日,據化學制藥工業協會,引援自醫藥經濟報數據,全球抗菌藥物市場的增長都將步入“慢節奏”。

  行業“降溫”、政策趨嚴、且喹諾酮類藥物可能產生不良反應,東亞藥業面臨的“窘境”還不止于此。其主營產品下游需求量放緩,東亞藥業可持續盈利能力存疑。

  招股書顯示,東亞藥業的主營產品β-內酰胺類抗菌藥物主要包括青霉素類、頭孢菌素類、碳青霉烯類以及其他β-內酰胺類。東亞藥業生產的主要為頭孢菌素類和碳青霉烯類。

  據招股書引援自南方所數據,2014-2017年,我國頭孢菌素類制劑市場銷售額分別為789.16億元、830.41億元、861.75億元、875.04億元,2015-2017年,其增速分別為5.23%、3.77%、1.54%;2014-2017年,碳青霉烯類制劑市場銷售額分別為69.36億元、85.39億元、94.76億元、98.79億元,2015-2017年的增速分別為23.12%、10.97%、4.26%。

  不僅如此,全身用抗菌用藥的市場銷售額增速也出現下滑。2014-2017年,全身用抗菌用藥制劑市場銷售額分別為1,515.72億元、1,609.4億元、1,693.93億元、1,731.87億元,2015-2017年,銷售額同比增長率分別為6.18%、5.25%、2.24%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近年來藥品整體價格持續下降,無論是對藥品制劑生產商,或是上游原料藥中間體企業,均有負面影響。在此背景下,東亞藥業逆勢漲價,或存在銷量持續下滑的風險。而東亞藥業的問題仍沒有結束。

  募投項目“疑點”難消 與“官宣”文件存“出入”

  招股書顯示,東亞藥業和子公司浙江東邦藥業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東邦藥業”)均為國家高新技術企業,東亞藥業的“β-內酰胺類藥物創新團隊”于2014年入選臺州市重點企業技術創新團隊,多次獲得浙江省和臺州市科技進步獎。

  然而《金證研》滬深資本組注意到,東亞藥業的研發投入占比低于同行。

  招股書顯示,2016-2018年,東亞藥業的研發費用分別為2,701.02萬元、3,105.18萬元、3,269.67萬元,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.95%、4.26%、3.82%。

  反觀同行,2016-2018年的四家可比上市公司,九洲藥業、天宇股份、奧翔藥業、同和藥業的研發投入占比均值分別為6.74%、6.65%、8.42%,且呈上升趨勢。

  在此情況下,東亞藥業擬募集資金6.9億元,用于“年產頭孢類藥物關鍵中間體7-ACCA200噸、7-ANCA60噸技術改造項目”、“年產586噸頭孢類原料藥產業升級項目二期工程”、“研發中心建設項目”三個項目。

  然而此番上市,東亞藥業的募投項目或存在“疑點”。

  招股書顯示,“年產頭孢類藥物關鍵中間體7-ACCA200噸、7-ANCA60噸技術改造項目”(以下簡稱“頭孢類中間體技改項目”)的總投資額為13,690萬元,擬募集資金13,690萬元,該項目的環評文件為臺環建【2019】10號文件。

  然而根據臺州市生態環境局發布的,《臺州市生態環境局關于東邦藥業年產頭孢類藥物關鍵中間體7-ACCA200噸、7-ANCA60噸、頭孢卡品匹酯20噸等產品技術改造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的批復》(以下簡稱“環評批復”),該項目和招股書所披露的“頭孢類中間體技改項目”的環評文件號、建設主體、建設地點均一致,因此上述兩個項目或為同一項目。

  然而招股書披露的“頭孢類中間體技改項目”的建設內容以及募集金額,卻與“官宣”文件存在一定“出入”。招股書顯示,“頭孢類中間體技改項目”的建設內容包括200噸頭孢克洛中間體、60噸頭孢唑肟鈉中間體。然而環評批復顯示,該項目除200噸頭孢克洛中間體、60噸頭孢唑肟鈉中間體以外,還包括20噸頭孢卡品匹酯,以及年產141噸磷酸三苯酯、295噸對甲苯磺酸鈉和340噸硫酸鈉。募集金額方面,環評批復顯示,該項目總投資約為16,820萬元,然而招股書顯示,“頭孢類中間體技改項目”的總投資額和募集資金均為13,690萬元,比官方文件少了3,130萬元。

  針對該項目的建設內容和募集資金發生的變化,東亞藥業在招股書中并沒未進行解釋,也沒有關于該募投項目的變更記錄。

  環評批復指出,若建設單位的環評文件批準后,項目的性質、規模、地點、生產工藝等產生重大變動,需依法重新報批環評文件,否則當地環保局有權撤銷該項目的批準文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東亞藥業的募投項目還存在募集資金“畸高”的嫌疑。

  據浙江省生態環境廳公布的《關于擬對年產586噸頭孢類原料藥產業升級項目審批意見的公告》(以下簡稱“審批意見公告”),東亞藥業的“年產586噸頭孢類原料藥產業升級項目”(以下簡稱“頭孢類升級項目”)的總投資額為52,942.96萬元,建設內容為年產400噸頭孢克洛、20噸頭孢丙烯、50噸頭孢美唑鈉、50噸頭孢妥侖匹酯、15噸頭孢布烯、1噸Ceftolozare、50噸拉氧頭孢鈉,合計為586噸。

  招股書顯示,東亞藥業的“年產586噸頭孢類原料藥產業升級項目二期工程”(以下簡稱“頭孢類升級項目二期”)的具體建設項目為年產200噸頭孢克洛原料藥、年產10噸拉氧頭孢鈉中間體、年產20噸頭孢丙烯原料藥、年產30噸頭孢妥侖匹酯原料藥、年產15噸頭孢布烯原料藥,合計為275噸。

  相較而言,招股書中“頭孢類升級項目二期”的各項產品的合計擴產噸數,不及審批意見公告所披露的“頭孢類升級項目”擴產噸數的一半,但是募集資金卻高達47,676萬元,令人費解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審批意見公告披露的“頭孢類升級項目”和招股書披露的“頭孢類升級項目二期”的建設主體、建設地點均一致,招股書中“頭孢類升級項目二期”的擴產產品,也均包含在審批意見公告披露的“頭孢類升級項目”的擴產產品中,因此“頭孢類升級項目二期”或為“頭孢類升級項目”的一部分。在此情況下,未來東亞藥業該如何向市場釋放信心?

本文地址:/zcfg/26909.html

請遵守互聯網相關規定,不要發布廣告和違法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