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醫藥集團教育培訓中心_醫學教育網

北京醫藥集團教育培訓中心_醫學教育網

http://www.fetchbus.com

菜單導航

胡世平:為深圳中醫藥事業蓬勃發展貢獻力量

作者: 甘諾穎 發布時間: 2019年12月09日 21:53:41

胡世平:為深圳中醫藥事業蓬勃發展貢獻力量

▲胡世平(右二)與國醫大師王琦院士(左二)就治未病工作進行交談。本版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

胡世平:為深圳中醫藥事業蓬勃發展貢獻力量

胡世平:為深圳中醫藥事業蓬勃發展貢獻力量

▲胡世平為患者看診。

深圳是一個極具包容性、開放性和創新性的城市。在深圳工作二十余年,我從一名基層醫務工作者成長為一個三甲中醫院的院長,深圳改革創新的精神一直激勵著我奮斗前行。如今,面對新時代的發展機遇,我將繼續帶領醫院全體員工攻堅克難、砥礪前行,為推動中醫藥事業蓬勃發展不懈努力。

胡世平

1965年生于河南北京,先后畢業于河南中醫藥大學和廣州中醫藥大學,師承國醫大師王琦院士,醫學博士,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廣東省名中醫,全國基層名老中醫師承項目指導老師,南粵最美中醫,深圳市勞動模范,深圳市第六屆人大代表,龍崗區第五屆政協委員,榮獲中醫藥國際貢獻獎——科技進步二等獎、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創新院長獎?,F任北京中醫藥大學深圳醫院院長、黨委書記,廣東省中西醫結合學會中醫傳染病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,廣東省肝臟病學會治未病專委會主任委員,廣東省中醫藥學會常務理事,深圳市中醫藥學會副會長,深圳市中醫藥學會中醫傳染?。ǜ尾。I委員會主任委員,善于運用中醫藥治療內科常見病、多發病和疑難雜癥。

口述時間

2019年10月23日上午

口述地點

深圳市北京中醫藥大學深圳醫院

本期采寫

深圳晚報記者 周婉軍

實習生 尹琛

我進入中醫學院、接觸中醫后,由衷地被中醫的博大精深所折服。

立志學中醫

我的童年,一直在家人病重的慘淡陰霾中度過,直到接觸中醫。

上世紀七十年代初,我祖父母因腦出血和意外相繼偏癱,長年臥床不起,當時我父親年僅29歲,不得不肩負起沉重的家庭負擔,大部分時間更是拿著兩位老人的病歷,四處求醫問藥,尋遍了各大醫院、名專家。

有一年,我父親結識了一位李姓老中醫,多次請他來家里為兩位老人會診治療,在他的細致調理下,老人的身體有了明顯的好轉。從那時起,我們家對中醫產生了由衷的信任。1981年,我參加高考,父母果斷讓我報考中醫,我也如愿地被錄取。

如果說,我開始學中醫,是出于被父母安排的懵懂,那么進入大學接觸中醫后,便是發自內心的被中醫的博大精深所折服。

傳承中醫精神

初入中醫領域,我遇到了兩位對我的專業和人生都產生了巨大影響的老師。第一位就是為祖父母做治療的李老中醫——一位德高望重的中醫名家。當時我就讀的大學正好與李老中醫的醫院在同一個城市,所以一入學,我就拜李老中醫為師,大學期間一直跟著他踩藥碾、搓藥丸、配散劑、熬膏藥,打下了扎實的中醫基礎,培養了對傳統中醫濃厚的興趣和深厚的感情。

大學畢業后,我被分配到安陽市中西醫結合醫院,在那里,我遇到了第二位對我影響深遠的老師——馬院長。馬院長的個人成就十分突出,是首屆全國十大杰出青年,更是一位有著改革創新精神的學者,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醫院的分院就開到了北京、深圳、廈門。當時脈管炎被稱為“不死的癌癥”,很多患者因無法忍受發病時的疼痛,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,為了能盡快研制出治療脈管炎的藥物,馬院長曾多次通過嘗壁虎試藥。

馬院長的敬業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。那年我20歲,初生牛犢不怕虎,在為脈管炎患者研制止痛藥的過程中,我也多次親身試藥。當時止痛藥中有一味藥叫馬錢子,教科書上標注的最大量是0.9克,但臨床效果不理想,為了掌握有效劑量,我就一次次加大劑量嘗試,最終用到了5克,以至于出現了中毒反應:牙關緊閉、全身顫抖。所幸我用李老中醫教予的方法解了毒,也掌握出了最理想的劑量。

深圳的創新精神一直讓我念念不忘,于是我懷揣“深圳夢想”來到深圳。

研究生畢業后來深發展

1985年初,我所在的單位在深圳成立了分院——深濮脈管炎治療中心,那一年,剛滿20歲的我被任命為治療中心的負責人,負責籌建“血管病治療中心”。經過半年的籌備,中心正式開業。

在深圳工作,身邊發生的一切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當時國貿大廈“三天一層樓”創造了深圳速度,蛇口工業區“時間就是生命,效率就是金錢”的口號激發了特區的建設熱情。也是在這期間,我認識到自己還有很多不足。后來,我考取研究生,繼續深造。

本文地址:/gjjl/35339.html

請遵守互聯網相關規定,不要發布廣告和違法內容